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百度字节诉讼拉锯折射竞争焦虑 律师称再上诉意义不大

百度与今日头条之间始于2018年的诉讼案件近日终于有了最新判决结果,却又因双方口水战再度引发舆论关注。

2018年初,百度爬虫在检索收录时监测到今日头条官网存在不稳定状态而自动对其进行了稳定性异常标注。11月30日,据人民法院报消息,因人为干预搜索结果、在搜索页面诋毁今日头条,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百度”)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构成商业诋毁不正当竞争。

其后百度方面表示将提起上诉,次日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在今日头条发文回击。发生在百度与字节跳动之间的官司纠纷与口水战折射出行业竞争的胶着态势。诉讼战之外,两家公司还在人才争夺、广告业务、搜索与信息流等方面的你追我赶。

百度字节诉讼拉锯折射竞争焦虑 律师称再上诉意义不大

诉讼未结束但再上诉意义不大

11月30日,百度被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构成商业诋毁不正当竞争。法院责令百度立即停止上述不正当竞争行为,赔偿原告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字节跳动”)经济损失和合理维权费用50万,并在其官网和客户端显著位置刊登声明为原告消除影响。

12月1日,百度针对与今日头条的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判决结果作出回应称,“对此判决结果将提起上诉”,并强调,在对存在异常情况的网站进行安全提示标注上,“百度对所有网站一视同仁。”百度称对存在风险、仿冒、不稳定等异常情况的网站进行安全提示标注是搜索及安全领域通用且必要的做法。

12月2日,李亮在今日头条发文表示,为了打击竞争对手,百度不惜在刑事案中提供自相矛盾的两份证词,制造冤案。针对李亮方面此番发言,截至发稿,百度方面未予以回应。

针对百度再提上诉的动作,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在没有新事实和证据的情况下,百度上诉诉求被支持可能性不大。一审法院在认定事实和法律依据方面都不存在问题,系由于百度公司举证不力导致败诉。双方争议的焦点是百度能否有证据证明今日头条取证时间段内其网站存在不稳定状态。但百度向法院提供的是收到起诉材料前一个月内及之后的证据,可以证明今日头条网站时而存在服务器不稳定、搜索引擎抓取失败的情况。在今日头条取证直至起诉的时间段内,百度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因日志数量庞大,只能保存一个月之内,因此百度未能提供今日头条取证的全部时间段内的抓取失败的日志。陈光明认为这是法院判决百度败诉的主要原因。

对可能被劫持、恶意篡改、访问状态不稳定的网站进行安全识别和风险提示是当前互联网及安全领域的通行做法。Google、搜狗、金山、360等搜索浏览器及安全杀毒产品都会采用此类做法,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表示,系统自动标注提示语本身具有技术中立的属性,也具有一定合理性,并不必然违规,不能因本案而否定搜索引擎的自动提示功能。但搜索引擎需要对提示语的真实性负责,如果提示语的内容缺乏事实依据,确实可能会对被提示的网站造成负面影响。

百度字节诉讼拉锯折射竞争焦虑 律师称再上诉意义不大

口水战背后的竞争压力

两大互联网公司自然不会无缘无故打起无价值的口水战,其背后折射的愈发胶着的行业竞争态势。

字节跳动在搜索领域的布局持续数年。2017年,今日头条在内容分发领域发展迅速,平台之内的头条号、视频、图集、用户、问答、以及综合性搜索内容繁多,之后在今日头条5.9.8版本中搜索功能上线,用户可通过关键词获取信息,也由此开启头条在搜索领域愈发清晰的布局。同时,头条通过与搜狗搜索的合作,开启“站外搜索”布局,剑指移动搜索市场,在当时可以说直接与百度在移动端竞争意图明显。

2018年11月,字节跳动上线商品搜索功能,服务今日头条自身电商平台“放心购”,支持商品品类与品牌名称的搜索,以商品的形式呈现搜索结果。2019年8月,两名于2019年离职的百度搜索公司高管吴海锋和孙雯玉加入职字节跳动。公开信息显示,吴海锋曾任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百度大搜索整体业务及百度大商业体系。孙雯玉曾任百度公司执行总监,百度搜索业务负责人,多模搜索业务负责人,简单搜索App创始人。11月字节跳动整合今日头条、抖音、西瓜等产品线,全量上线搜索广告,从信息流向搜索广告的进军。但针对上述消息,字节跳动方面暂未予以确认。

当然,行业内的人才流动不可能单方面。2020年9月,今日头条视频业务发起者、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宋健正式加盟百度,担任好看视频总经理,向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汇报。

在未被字节跳动官方确认的内部讨论中,搜索、电商、中长视频是明年三个S级业务线,字节商业化预计2020年巨量引擎媒体广告会达到1500-1550亿流水收入,其中抖音预期1000-1050亿 ,今日头条在350亿上下,西瓜在50亿左右。今年整体广告流水目标完成1750亿左右的收入规模。百度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其今年第三季度营收282亿元,归属百度的净利润达到137亿元,核心在线广告收入18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近。

另据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秋季报告显示,互联网巨头对用户时长争夺加剧,头条系及快手系 “短视频+直播”产品形态抢占效果明显,阿里系保持平稳,腾讯及百度系均有所下滑。虽然两家公司赛道布局多元,但在成本愈发高昂的用户注意力方面,谁也不会放松警惕,竞争与缠斗仍将继续。

来源: 第一财经资讯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酷居科技 » 百度字节诉讼拉锯折射竞争焦虑 律师称再上诉意义不大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酷居科技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