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数字时代内容创造要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

12月18日-20日,2020网易未来大会在杭州盛大举行。大会以“洞觉 未见”为主题,汇聚了全球最强大脑,期盼以远见超越未见,去寻找打开未来的钥匙。

大会上,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在《内容工业X未来生活》主题演讲时表示,数字时代做内容创造,不能只做信息收割的商业价值,内容工作者应该用信息和内容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并通过创造价值,获得商业收益。

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数字时代内容创造要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

李淼说应从几个点去做,这也是网易本身在实践的一些方向。首先,建立一个价值信息的工业化生产;第二,用知识和科技来引领这个时代,作内容工作者要去思考,从内容层面有没有可能用知识和科技去做到引领。第三,有没有机会做到更大的生态化,让这种引领成为一个正向和发展。

李淼指出,网易会从几个体系去做:第一,希望可以做到对人类智慧资源的梳理和留存;第二,搭建出以价值资讯为基本逻辑的网易号和原创体系;第三,网易新闻本身的新闻服务可以更加的有服务效应,更加有深度、广泛的资源价值。

以下为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演讲实录:

大家好,我来自于网易传媒的李淼。

刚才吴老师说在亚民院长讲之后压力比较大,我是在亚民院长和吴老师之后再讲,压力就更大。在台下看着吴声老师在台上很激昂,在这里走来走去,我自己都觉得热起来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挑战,可能更大是一种享受。享受点在哪里呢,享受点就在于说,其实亚民院长也好,吴老师也好,他们在短短时间内扩大了我们的认知。其实最大一个价值就是认知的价值,我们可以在很有限的时间内听到、享受到、了解到我们原来没有去想到的,或者没有认知的一些事情,我觉得这个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意义。

像我们今天整个大会的主题,我们叫“未来大会”。我个人觉得未来和现实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其实就是认知的差异,就是十年后的你的认知一定是领先于十年之前的你,因为你看到了,经历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不一样的内容,不一样的环境,不一样的社会。那这个价值可能是现在做多少思考都换不来的,但是我们能做的是什么,我们能做的其实更多是自省,从现在和历史去看,到底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样做,那我们现在的认知范畴有可能推动未来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所以我今天要讲的核心点是什么呢,也是大家在今年谈到比较热的一个话题,就是不管是中国的互联网也好,还是中国的媒体工业也好、科技工业也好,大家可能原来的一个思考逻辑都是我去做模式。但是我们现在更多要去思考的是,我们要怎么样更好的去扩大认知,更好的去引领这个时代,我觉得对于整个中国来说,这都是一个蛮大的话题,但同时也是一个挑战。

我们之前看过一个法国的纪录片,叫《隐行者》。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去转译的话,相当于数据时代的打工人。我们打工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得到好的数字。比如我们作为互联网平台的人,做的所有工作可能就是为了最后在前台上显示一个好的数字,不管这个数字是一个DAU,还是一个时长,还是一个好的效果,我们所有参与这个内容时代的人做的所有事情,其实也是为了它创造的内容有一个好的数据效果。但是,如果大家完全是为了效率去服务,可能会是一个局限,就是大家都是在为数字去服务,都是在为模式去服务,我们都努力的去说,我们希望可以在这个好的时代里,通过这个好的时代红利得到这个好的数字,所以大家追求的一味是效率,一味是模式的创新。但大家有没有想象,或者有没有深度去想一想,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可能赚到了钱,可能有了新的模式,但它是不是可以创造新的价值和意义,它是不是可以扩大我们真正的认知,是不是可以引领我们向下一个十年去发展,它是不是有可能让中国真的有可能领先世界。

所以我觉得在内容领域来说,我们也要去面对和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只做信息收割的商业价值,不能只是把信息流当成一个广告和价值的工具,我们应该做的是什么。如果是一个内容工作者的话,我们应该是用信息和内容,真的可以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那通过创造这样的价值,我们在得到商业的收益,而不是反着来,我们的出发点就是要创造商业的收益,我们要首个这个时代的流量红利,反向我们可能再去看用户和社会能给他们什么。因为如果是反向去做的话,我们就会发现我们会进入到一个洪流当中,这个洪流就是我们在被很多隐形的数据打工者牵着鼻子走,我们会成为无用的信息流里的一员,大量用时间消耗着对我们没有长期价值和认知价值的事情。所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改变这样的现状,或者是尝试去改变这样的现状。

从几个点去做,也是我们现在网易本身在实践的一些方向。第一点,我们希望可以建立一个价值信息的工业化生产,我们现在所有的工业化生产是不是一定围绕着真的给用户创造价值这个角度去做,坦率的说可能不好说,我觉得大家可能现在主要的方向是不是可以给我们公司创造商业收益。第二点,是我们用知识和科技来引领这个时代,中国有这么多先进的互联网公司,但是有没有大家可以真的做到,我真的在引领这个时代,我真的做的是对于整个社会、用户,甚至是未来有帮助的事情。我觉得作为一个内容的工作者来说,或者内容模式来说,我们也要去思考这个问题,我们从内容层面有没有可能用知识和科技去做到引领。第三点,我们有没有机会做到更大的生态化可能,可以让这种引领成为一个正向和发展。

先说到第一个话题,我们希望不仅仅是以钱来去衡量这样一个体系,而是用钱去搭建一个这样的流量体系。我们希望的是用价值观、有用性和意义,能够带给用户的东西更多,不只是说你就是流量,我们把用户只是看成了流量和数据,我们要把用户看成人,我们要把用户看成需要一个有意义的内容的人。所以网易怎么去做呢,我们可能会从几个体系去做:

一是我们希望可以做到对于人类智慧资源的梳理和留存,就像今天的未来大会一样,网易会做非常多的,根据这个方向的会,不管是在经济领域、科技领域,很多很多领域,包括娱乐领域等等,我们做这个事情的目的是时间,目的都是希望通过这样的会,通过这样的场景,这样的聚合,可以把有价值的信息聚合起来,可以让大家在短时间内通过线上线下连接,让这些信息可以传递给更多网易,甚至网易以外的用户,这些信息本身都是我们无数的专家、无数的行业从业者,他们汇聚出来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会非常专注于在这些信息的收集挖掘上,最后用大家喜欢的方式呈现出来。而这些东西本身,我觉得它的价值是长远的。

二是我们希望搭建出以价值资讯为基本逻辑的网易号和原创体系。那它可能会跟我们现在市面上更多的短视频体系有差异,不是完全仅以流量逻辑去参考,也不完全是以广告逻辑去参考,它更多的逻辑还要参考的是这个内容是不是真的有用,这个内容是不是真的有意义,这个内容是不是真的可以给我们的用户带来价值,它是不是给社会带来进步性和价值性。综合这样的意义之后,我们才会创造一个网易属性有价值的资讯体系。

三是希望网易新闻本身的新闻服务,它可以更加的有服务效应,更加有一些深度、广泛的资源价值。通过简单的例子可以做一些说明,比如我们在疫情期间最早上线了疫情地图,会发现其实疫情地图看起来只是一个资讯的衍生品,衍生的是真的对于用户有意义和有价值的服务。当用户看到一个资讯和信息的时候,它会真的对于自己的健康,对自己的社会行为是有很实在的帮助。所以这也是一个启发点,网易新闻以后,在做任何新闻时我们都会考量,这个新闻除了告诉大家发生了这件事情之外,我们还能通过这个新闻给大家更多的服务和价值,可以让大家通过这个新闻知道,也许我应该去做什么,也许我不应该去做什么,也许我应该去探讨什么,也许我更应该去学习什么。甚至,通过新闻带来的生活服务、身边的服务。包括我们在整个网易体系里做“公版影像计划”,就是把传统历史有珍贵价值的东西保存下来。就跟刚才王院长提到的,我们会把故宫的《清明上河图》保存下来的逻辑一样,就是为了让历史的东西用新的方式再去呈现出来。这些东西的意义在哪里,它都是我们说的价值信息,都是让用户看完之后觉得,它真的对我有一定意义,有一定用,对我的生活有所帮助。

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数字时代内容创造要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

我们希望真正扩充用户的视野,也扩充平台方向和视野。刚才王老师提到一个词,“见识”,新学到的一个词,也就是希望我们的用户可以通过对内容的享受和消费有更多的见识、更广泛的见识,希望用户看完这些内容之后觉得学到了,感受到了,有所感悟,可能这些感悟对我的未来真的有帮助的。

所以我们会希望把知识的时代可以用起来,知识其实就是内容,所有的知识点都可以成为内容,网易要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让知识内容化,让一些可能繁复的、麻烦的,不那么容易了解但是有意义的知识,可以有更好的,更方便的内容呈现方式。同时,我们也可以让内容成为知识,网易做的所有内容可能最后让用户看完之后,都可以有所需,有所学,有所感,这样的话,我们会觉得内容才是有深度意义。举一个小例子,或者开个玩笑的说,如果没有更好的见识和知识,在新的互联网时代里我们会非常被动。知识的这种力量在改变这个社会,它从社会的方方面面,每个行为点都会改变,所以我们希望把所有的内容都可以转化成为知识,都可以成为用户的知识,网易会做大量这样的内容,我们会从每一个方向,不管是科技的、还是用户内心的知识感悟,都会去做这样的方向。

我们会基于这个模式会建立一个知识的布局和体系,那这个体系里面包含了方方面面,基本上会有2-3个维度:

1.第一个维度,我们会基于原来的网易号体系做一个网易号的知识和体系,会让大量的创作者在网易这个体系里可以去发布知识型相关的内容,同时让他们觉得这些内容可以得到更好的回报,更好的内容反馈、流量的反馈、用户的反馈、商业的反馈。

2.我们会做大量的原创,通过网易的原创力量,通过文创品牌的力量做大量知识性原创,整合成为整个知识公路的品牌,从不同的品类、不同的节点做知识型内容。

3.我们会促动多元生产方式,不管这个内容是我们独家做的,还是帮助一些知识的需求方,或者是知识的产出方去做,我们希望做一个连接器,可以把这个纽带建立起来,让大家更方便生产知识,让大家更方便去传播知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事情,也是一个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希望这种知识的模式,这种有用的价值信息模式,可以真的成为一种生态,可以通过网易的一些努力,我们的一些力量让它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扩充。举个例子,网易体系里整个大体系里有新闻,有公开课,有游戏,有严选,电商,音乐,教育,等等等等。其实我们做每一个领域,我们都是遵循着这样一个模式和理念去做的,我们刚才提到更多的是网易新闻。网易新闻,我们希望新闻本身是有信息价值的,我们的新闻本身是有服务价值的。同时,我们的文创本身,它创造的这些原创内容也是有知识性的,也是有用性的,也是有文化性的。同时,我们的音乐、游戏、公开课等,也可以有这样的价值。

前两天丁老板在做游戏发布会时提到说,可能游戏以后很大的使命是让用户通过游戏能够有所得,而不只是去游戏里觉得有趣,玩一玩。怎么有所得呢,可能很多游戏当你玩完之后,会对宋代文化有深入的了解。我们的游戏玩完之后,会对三国的文化有非常深入的了解。我们的游戏玩完之后,你会发现原来有非常多黑科技可以现在去体验,现在就去感知的。这些东西其实背后的核心逻辑是什么,就是我们用有趣的体验,但我们做到的是有用的内容,这个东西才是互联网公司做内容工业化要去引领这个时代,必须要承担和扛起来的责任。不管是游戏、音乐、新闻,我们都会秉持着这样一个理念去做,我们都会希望当我们去做内容的时候,第一要务是这个内容有没有意义,同时我们用有趣的方式来呈现给用户,最终当用户不管是听了一首歌,在网易平台里玩了一个游戏,看了一些新闻,还是上了一堂课,最终是有所得,有所收获,我愿意基于这种所得和收获去跟大家分享,形成一种认知的价值,形成一种乐趣的价值。

整个网易体系里,我们都会说自己是一个内容公司,这个内容公司最大的能力和意义在于说,我们创造的内容是有趣的、是有用的、是有意义的,这一点可能是我们在未来很多年里新的使命。如果我们讲潮的商业,我觉得最潮的商业还是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广泛认知的,更有意义认知的,我觉得这才是潮,而不是昙花一现的模式。

最后做一个总结,中国互联网的流量红利时代可能已经结束了。我觉得这个时代带给我们最大的意义来自于两点:第一个意义,原来中国可以做这么多模式化的创新;第二个意义,在于说我们的互联网公司都积累了较强大的能力了。那下一步要做的是什么,下一步要做的是,我们现在红利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要做的重心,不管是内容角度还是其他角度,我们都不是在去收割这个时代,我们都不是在去收割用户的流量和它背后的商业价值了。这些东西是有价值,但是它不是成为一个伟大公司最核心的基因,我们要做的是什么,不管是从内容角度还是科技角度,我们要去引领时代,中国已经追平了这个世界,现在要领先这个世界,这是我们大家共同面临的下一个命题。这个命题其实更难,这个命题对大家的认知、见识、考验更大。但我觉得网易也好,我们也倡议大家应该有志于此,真的可以通过我们的努力,我们做的内容,我们做的一切事情,我们做的互联网,去改变或者是让中国的社会真的变得更好,让中国可以引领下一个时代,让我们有非常大的文化自信,科技自信,来谈未来。能够让中国的未来成为世界未来里一个领军者,能够让中国的文化,中国的科技都成为整个未来这个时代里最有潮流的东西。我们站在这个台上谈得并不是最简单的商业模式,谈得真的是我们引领下一个时代,大家去努力的方向。那我们一块去努力,一块去建设。网易会从我们的内容做起,也希望大家跟我们一块努力,一块见证。

谢谢大家!

2020网易未来大会由杭州市人民政府和网易公司联合主办,杭州市商务局、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局、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政府、北京网易传媒有限公司以及网易(杭州)网络有限公司承办,中国移动总冠名。大会将进行三天的头脑风暴、涵盖了预见未来、新基建、人工智能、区块链、潮商业、UP生活以及和文化等论坛。

【来源: 杭州网】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酷居科技 » 网易传媒副总裁李淼:数字时代内容创造要为社会和用户创造价值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酷居科技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